广告位
首页 玉山 【红色记忆】全国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重建与活动

【红色记忆】全国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重建与活动

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重建与活动

抗日战争结束后,蒋介石于1946年6月破坏“双十协定”,发动了全面内战,大举进攻解放区。全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国民党统治集团展开了激烈的斗争,中国革命进入全国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12月25日,中共皖浙赣工委为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打到浙赣线上去,在皖浙赣边境皖南休宁县成立了中共前进地区工作委员会。1949年1月,前委派倪南山、杨明、朱农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皖浙赣支队,挺进玉山县西北的怀玉山、三清山一带,开展游击活动。同月,中共前进地区工作委员会改组,建立了中共(上)饶开(化)德(兴)玉(山)工作委员会。工委在怀玉山、三清山一带开辟新解放区,建立党的组织。同一时期,中共江西工委为了迎接解放,在玉山县城发展党员,成立了中共玉山县地下党小组,直属江西工委赣东组织领导。同年4月2日,遵照中共江西工委的指示,赣东工委副书记熊荒陵来玉山宣布成立中共玉山县工作委员会,隶属中共赣东工委领导,5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5兵团17军49师解放玉山县城。

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重建与活动

中共玉山地下党小组

1948年夏天和同年年底,为发展解放战争迅猛推进的胜利形势,加快组织建设的步伐迎接解放,中共赣东工委书记俞百巍和交通员汤之驹两度来玉山,走访了当时在浙大读书假期回乡的杨振宇,准备发展杨为共产党员,以便在玉山重建地下党组织。

汤之驹
 

因为俞、汤、杨原属广丰杉江中学的要好同学,一贯情趣相投,所以几经交谈之后,就都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其实杨振宇1947年在浙大即参加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由于当时地下党是单线领导,要转关系是很费事的。俞百巍便要求杨振宇帮助在玉山建党,并问有无可供考察的对象。杨振宇说:“玉山县中有几位要求进步的学生和教师,其中欧阳翰就有寻找党的想法”。俞百巍听后便要求杨振宇寻机和欧阳翰试谈,如条件成熟,抓紧带欧阳翰去趟广丰。

1949年1月的一天,杨振宇领着欧阳翰冒雪赶赴广丰俞百巍家。晚饭之后俞百巍单独同欧阳翰作入党前的谈话。随后便让欧阳翰正式办理了入党手续。回玉不久,党组织即派交通员汤之驹当面通知欧阳翰:组织上已接纳欧阳翰为中共正式党员,批准时间为1949年1月5日,介绍人为俞百巍、汤之驹。同时还让欧阳翰填写了一份党员登记表,指示欧阳翰,党即派杨玉成(即熊荒陵)来联系并直接领导玉山的工作。

1949年2月,在党的派遣下,熊荒陵来到玉山,领导党的地下工作,建立了党的地下小组,欧阳翰担任组长。

扩展组织

玉山党小组在熊荒陵直接领导下,并在实际工作中取得杨振宇的具体帮助,正确贯彻了周恩来制定的党组织在蒋管区的工作方针和斗争策略的指示,迅速扩展了党的地下组织,开展了党的地下工作。

杨振宇
 

杨振宇和玉山党小组是一个横向的关系,这件事杨振宇向中共浙江党组织汇报过。组织上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同意杨振宇做一些具体工作,同时也提到,如果遇到特殊情况,来不及请示组织,也可以请求当地的地下党帮助解决。熊荒陵到玉山也和杨振宇会过一面。熊荒陵明确地告诉欧阳翰,要把研究过的工作告诉杨振宇,重要文件也要给杨振宇一份或转给他看。所以,杨振宇帮助玉山地下党进行工作是经过上级领导准许的。

熊荒陵第一次到玉山,初步了解了玉山当时的社会情况,指示欧阳翰要充分利用社会关系,及时掌握敌人动态,提出当时的工作中心是“扩党练干”,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壮大革命队伍。熊荒陵仔细听取了欧阳翰关于具有进步倾向的知识青年情况汇报后,指出玉山县中是地下党的主要工作点,“玉山大专在校同学联谊会”要成为玉山大专青年的纽带,希望杨振宇在那里发挥作用。当时还认真审查了玉山县中音乐教师周渭贤的自传和入党申请,具体分析了周渭贤的现实表现,认为周渭贤已经具备了入党条件,一致讨论通过并批准了周渭贤入党,由欧阳翰当介绍人,和他发生单线联系。

继周渭贤之后,依次入党的有张德润、欧阳德、舒文善、胡长培、刘汝扬。发展他们之前都由欧阳翰向熊荒陵一一作过汇报,经研究确定为建党对象之后,再按照具体情况,由比较合适的人去进行工作,单线联系。

熊荒陵
 

张德润是玉山县中的老教员,关心时事,爱读书,有要求进步的倾向。因为周渭贤在玉山县中任教是由张德润向校长叶藩推荐的,两人的关系较为密切,所以发展张德润的工作就由周渭贤来做,时间是1949年3月。

与张德润入党的同时,周渭贤和欧阳翰又一起发展了欧阳德。欧阳德在日醒中学受到过校内活动的地下党的革命教育,要求进步,曾在前线日报——《战地》上发表过文章,熊荒陵考虑当时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玉山急需建立革命武装,而欧阳德倾向革命,又懂军事,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便发展了欧阳德。

在发展了几个城镇知识青年之后,一次,熊荒陵来玉山布置工作。上午,欧阳翰、周渭贤同熊荒陵研究了工作,傍午欧阳翰到玉山县中约杨振宇去吃中饭,和熊荒陵见面。熊荒陵向大家传达了中共江西工委关于“从城市过渡到农村”的发展工作的指示精神,说应该从农村的知识青年中发展党员,进而争取在农民中扎根。经过讨论,打算把县中事务员舒文善作为发展对象。

舒文善出身农村,为人忠诚老实。1941年初中毕业后,一直以当小职员为生,爱读革命书刊,不满现实,对一些进步活动也能积极参加。在1949年3月,由欧阳翰介绍舒文善入党。

由玉山地下党组织刻印的秘密油印文件

 

继舒文善之后,在4月初发展了胡长培,胡长培在“英士大学”就学期间曾搞过“学运”。并有去“金肖支队”(新四军属下的游击队)的想法,欧阳翰把这些情况向熊荒陵汇报后,熊荒陵同意确定胡长培为发展对象,并交待杨振宇和欧阳翰做他的工作。经过多次交谈,胡长培同意留在玉山。欧阳翰当了胡长培的入党介绍人。

同在4月份入党的还有刘汝扬,刘汝扬也是县中的老教员,教学认真。因为生活困难对现实不满,心情苦闷。以后在杨振宇等人的开导下,开始涉猎进步书刊,思想觉悟大有提高。张德润做了发展刘汝扬的工作,介绍刘汝扬入党。

地下党组织非常重视对党员的革命教育工作,经常组织党员学习上级颁发的学习材料和有关文件。那时的文件是油印的,手工刻,手工印,字体只有5号字那么大。印好的文件都折叠成64开的小册子。其中有《党章》、《地下党员秘密守则》、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刘少奇的《论党》,还有文献摘录和新华社的电讯及落款“中国人民解放军江西省工作委员会”关于开展工作的文件。党员通过学习受到了党的基本知识、革命理论的教育,使玉山的地下党的工作沿着党的正确路线开展。

团结发动进步青年

1949年3月份,熊荒陵转发来江西工委翻印的《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章》(草案),指示玉山党小组要研究在青年学生中开展建团工作。

其时,杨振宇在玉山县中已有较扎实的工作基础,杨振宇于1948年下半年重回玉山县中任教后,运用在“浙大”的工作经验,在学生和部分有进步要求的教师中,进行了革命宣传工作。例如:通过班级活动,把石船近旁的走廊改辟为“文化走廊”,组织各班编写墙报。音乐教师过南生教唱《古怪歌》《王大娘送鸡蛋》《补缸歌》。周渭贤进校后组织“歌咏队”、“诗歌朗诵晚会”,把学校中进步文艺活动引向高潮,《山那边哟好地方》的歌声也响彻了古老的张家花园。

反动当局对玉山县中的进步活动有所察觉,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长周柱几次通过县中校长叶藩邀请杨振宇,希望杨振宇去主编一份油印的《玉山报》的副刊。杨振宇一方面婉言拒绝,一方面建议由县中学生自治会出版股定期向该报借版编一个副刊。这事由胡岚(原名胡福良,县中学生)直接去与周柱打交道。胡岚先把副刊定名《野火》,周柱一看便说:“赤色味重,改名为《玉山青年》”。杨振宇曾不署名写了两则时事短评,交胡岚付排。后来胡岚对杨振宇说,该报负责人讲这两则短评在文字和内容上都不是一般人的手笔,周柱看后大发脾气,不准出了。

这些情况引起了杨振宇的警惕。杨振宇认识到,要巩固玉山县中这块基地,进一步做好进步师生的工作,把革命工作推向纵深,还要注意工作方法。于是,杨振宇准备仿照“浙大”地下党外围组织(Y·F)——“民主青年联盟”的形式,在玉山县中建立一个“冰溪之友”(简称B·F)。他制定了“章程”(草案),并同欧阳翰、张德润、胡岚作了商量,又通过胡岚在县中的一些进步学生如乔崖(原名乔西兴)、李菁(原名李才兴)、李涯(原名李国洲)等人中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经过研究,党小组把胡岚、乔崖、李菁、过南生(县中女教师)等人列为建团对象。这一决定得到由熊荒陵主持的“玉山工委河背会议”的同意。建团工作由周渭贤分管,由张德润加强同建团对象的接触,后来因工作紧张,党小组只发展了胡岚为团员。

此外,熊荒陵指示玉山党小组要通过“玉山大专联谊会”来团结更多的进步青年,要使“大专联”成为联系、团结玉山大专青年学生的纽带。

建立交通站

原中共玉山地下党组织办公地点旧址
 

1949年春,广丰地下党打入了敌区乡政权,控制了几个保的武装力量,在北乡建立了一支地下武装。那时,汤之驹曾经通过他在杭州笕桥飞机场工作的哥哥,设法搞了一些枪支弹药。玉山是杭州到广丰的中转站,汤之驹每次去杭州秘密取武器的时候,来回都要经过玉山,有时住欧阳翰家,有时住在玉山县中杨振宇那里。3月间欧阳翰到广丰樟坞汇报工作时,便接受了熊荒陵交给的关于在玉山建立地下交通站的任务。

玉山地下交通站在3、4月间多次接送往来人员、传送武器、文件。其中有两次是熊荒陵直接部署的。

一次,熊荒陵事先通知欧阳翰,要他做好准备,设法把一位过境的同志在玉山乔装成国民党军官送走。要做好这项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是要造一份文件。当时欧阳德有一张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的“差假证”,但是上面的姓名和使用时间都不对,必须改动,由于技术设备的限制,只能仿刻“关防”另外伪造一张“差假证”。欧阳翰和欧阳德先跑了几家刻章店试探了一下,都遭到拒绝,最后来到“一阳酱园”隔壁的“集仁斋”,一位圆脸孔的师傅沉思片刻答应帮忙。他叫欧阳翰俩人晚上到他家去商谈。他家住在“道姑弄”道姑娘娘墓旁的彭家大屋内。当晚,欧阳翰、欧阳德带着“差假证”到“道姑弄”内找到那位刻章师傅,找了一个借口,说要刻一颗与“差假证”上一模一样的公章,请他帮忙。这位工人师傅没有盘根问底,一口应承下来。第二天晚上,欧阳翰和欧阳德去取章,要多付一点酬金,那位师傅坚决不收。在当时情况下,工人师傅能大胆地帮助他俩,不图钱财,使欧阳翰和欧阳德感到敬佩、感激。

过了两天,一位持着熊荒陵亲笔介绍信的人来到欧阳翰家中。这人在欧阳翰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中午成了一位持着海军陆战队“差假证”的上尉军官,手拎一个内盛武器的提包,由玉山火车站登上西行的列车离开玉山。

1949年4月下旬,熊荒陵到玉山,告诉欧阳翰有一份文件要欧阳德第二天送到上饶去。欧阳翰当即安排了熊荒陵同欧阳德见面。熊荒陵单独向欧阳德布置任务。当晚,熊荒陵在县中周渭贤处安歇。翌日清晨,欧阳翰遵约去接熊荒陵吃早点时,只见他胸前佩了一枚“国立师范学院”的校徽。欧阳翰等人便会同这位周渭贤在湖南“国师”时的“同学”,一道上浮桥头的“鼎仙楼”吃“清明果”。到了“鼎仙楼”,几个人拣了一张靠窗临河的桌子坐下。一会儿,只见欧阳德从河背岳母家走向浮桥。这时熊荒陵便提了一只“网兜”下楼去,同欧阳德在桥上相会。把“网兜”(兜内藏有党的机密文件)递给了欧阳德。

欧阳德到上饶,投宿“信江旅社”,在旅客留言牌上以“找海军陆战队邱禄荣”的暗号,与旅社“小老板”汪大洋接上头,共同把文件送达目的地。

筹措经费

中共江西工委曾经发过一个关于经济动员的文件,指示各级党的组织要“千方百计”“化无用为有用,化小用为大用,化私用为公用,化敌用为我用”,尽力为革命筹集资金。熊荒陵亲自将文件带到玉山,直接参加了玉山党小组关于执行文件精神的讨论。玉山党小组成员的经济都不宽裕,进行活动的经费,都由成员们筹集。因此要开展“经济动员”,扩大筹集经费的数量,确实存在许多困难。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党小组仔细分析了实际情况,根据上级文件的精神拟订了下面几个方案:

一是由欧阳翰、欧阳德鼓励其堂叔欧阳荣(当过蒋经国在江西三青团时的秘书,解放后被镇压)加紧活动当县长,待事成后能打进国民党县政府,担任“财政科长”之类的实职,以便达到“化敌用为我用”的目的。这事正在进行之中,玉山便解放了。

二是由欧阳翰通过其表兄陈历山的至亲与当时县参议长叶崇高的关系去“买”一个“田赋粮食管理处”主任来当,“田粮处”是当时的“肥缺”。这件事叶崇高出面“疏通”过,但一时还没有成功。

三是以欧阳翰失业在家,生活困难为名,几个人出面替他找熟人“起会”(旧社会借钱的一种方式),再加上当时有职业的几个党员从工资中抽出来一些钱,“变分散为集中”,以应当时购买武器的急需。这股“会”共邀集了10股,会友为:杨振宇、周渭贤、舒文善、张德润、过南生、汪成方等10人。出“会”那天,欧阳翰家设下酒菜,宴请“会友”,同时在席上收齐“会金”。全部“会金”换成约1两黄金和20来块光洋,交熊荒陵上缴组织。

成立“工委”迎接解放

1949年3月下旬,按照中共江西工委的指示,熊荒陵代表上级党组织,宣布成立“中共玉山县工作委员会”(简称“工委”),并指派欧阳翰为书记,周渭贤为组织委员,欧阳德为宣传委员。

为了配合渡江作战,迎接解放,新成立的玉山工委在河背姜家水碓欧阳德岳母家举行会议。熊荒陵在会上传达了上级的有关指示,指出:解放全中国的革命形势势不可挡,要求玉山工委的全体人员大胆放手工作,积极做好迎接解放的准备。会议根据上级领导的指示,就多方了解社会动向,广泛宣传党的政策,开展统战工作,稳定人心,维护社会秩序,保护人民资财和保存敌伪档案等问题进行研究,制定了具体措施,并立即开展了工作。

打入敌人内部,伺机策反。当时,玉山社会上有一批游散的兵痞纠集一起,挂上什么“雄师部队”、“85军”的牌子在招兵买马。谁收集到一排人就当排长,一连人就当连长。欧阳德入党后,组织上就叫他打入“玉山在乡军官会”,取得“在乡军官”的资格。然后又派欧阳德利用社会关系,打进“八十五军”,设法了解情况,伺机策反。欧阳德以“少校参谋”的身份,周旋于“八十五军”司令部的一些人员之间,相机做了一些宣传工作,增长敌军内部的不满情绪。4月中旬,“八十五军”突然调住浙江金华。工委指示欧阳德留玉,脱离了“八十五军”。

宣传党的政策和稳定社会秩序。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攻克南京。消息传到玉山,在玉山的国民党上层人物中人心惶惶,一些反动官僚已开始做逃跑的准备了。伪“国大”代表黄长岳、国民党的县党部书记长周柱及伪县政府社会科长魏金星等人,有的想把党政机关迁往西乡童家坊,有的作南逃福建的打算,几所中学也将被裹胁随同南迁。针对社会上的情况,工委决定,党员各自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了解敌人动向,侧面宣传党的新区政策。

当时,玉山的中等学校有5所。为了阻止迁校事件的发生,力争各校能在解放前夕不停课,至少在解放后能迅速复课,工委订了一个“拒迁护校”的计划,由杨振宇、周渭贤、张德润、刘汝扬等分头向几所学校的负责人进行宣传,联络这些学校中有进步倾向的教师,再通过他们联系学生,必要时提出“护校”的口号。这项工作进行得比较顺利,并得到较为明显的效果。当时,玉山县中学生为了清算校长侵吞“学米”,而掀起的“学潮”尚在进行之中。工委为了达到“护校”的目的,以免事态复杂化,采取了“团结起来,共同对敌”的方针。一方面促使校长叶藩答应学生改善膳食等合理的要求(实际上,叶藩曾从“学米”中提出部分经费,派张德润到沪杭购置《三联》《生活》《新知》等书店出的进步书刊,添办体育用具、修理校舍等),一方面对学生晓以大义,配合形势,做好护校工作。因此,县中“学潮”平息,校长叶藩也打消了迁校的想法。学校举行了一次由校方教师代表、“学生自治会”代表共同参加的会议,积极商讨护校工作。大部分学生在“学生自治会”的干部胡岚、乔崖、李菁、汪煕尧等的带领下,始终坚持在校上课,晚上都住在学校里,确保了学校的安全。

1984年冬,县委组织部长汪凤刚、原中共赣东北工委副书记熊荒陵同原中共地下党玉山县工委成员合影。前排左起欧阳翰汪凤刚熊荒陵周渭贤刘汝扬,后排右起张德润欧阳德。

 

1949年5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十七军四十九师开进了玉山城,解放了玉山。杨振宇、周渭贤等县中师生赶写了欢呼解放,迎接人民子弟兵的标语和《约法八章》张贴街头

来源:玉山县县委党史党建研究中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博士县—玉山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szc.com.cn/6944.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970372399

邮箱: admin@yszc.com.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