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首页 玉山 党史百年天天读·3月31日|玉山红色记忆——武装斗争

党史百年天天读·3月31日|玉山红色记忆——武装斗争

重要论述 1942年3月31日   毛泽东在《解放日报》改版座谈会上讲话。讲话指出:共产党的路线,就是人民的路线。现在共产党推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就是合乎人民公意的政策。在执…

重要论述

1942年3月31日  

毛泽东在《解放日报》改版座谈会上讲话。讲话指出:共产党的路线,就是人民的路线。现在共产党推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就是合乎人民公意的政策。在执行这个政策中,常常要遇到许多障碍,比如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为了纠正这些不良作风,我们提出了整顿三风。但要达此目的,非有集体的行动,整齐的步调,不能成功。利用《解放日报》,应当是各机关经常的业务之一。经过报纸把一个部门的经验传播出去,就可推动其他部门工作的改造。我们今天来整顿三风,必须要好好利用报纸。关于整顿三风问题,各部门已开始热烈讨论,但也有些人是从不正确的立场说话的,这就是绝对平均的观念和冷嘲暗箭的办法。近来颇有些人要求绝对平均,但这是一种幻想,不能实现的。不但现在,将来也是办不到的。批评应该是严正的、尖锐的,但又应该是诚恳的、坦白的、与人为善的。冷嘲暗箭,则是一种销蚀剂,是对团结不利的。 

1945年3月31日  

扩大的中共六届七中全会举行全体会议,讨论为七大准备的政治报告草案和党章草案。毛泽东对政治报告草案作说明指出:现在是有更大希望的时期,我们应在此时机提出适当的纲领,动员全国人民来实现。这个纲领就是动员全国人民,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建设新中国。为了达到建设新中国之目的,我们的原则是放手发动群众。这个报告与《新民主主义论》不同的,是确定了需要资本主义的广大发展,资本主义的广大发展在新民主主义政权下是无害有益的。联合政府是具体纲领,它是统一战线政权的具体形式。这个口号一提出,重庆的同志如获至宝,人民如此广泛拥护,我是没有料到的。

刘少奇对党章草案作说明指出:党章照顾了现在和将来,一方面肯定了严肃性,一方面允许了灵活性。以毛泽东思想来贯串党章,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历史特点。党章强调了保证党与广大群众联系的群众路线,强调扩大党内民主,也就是党内的群众路线,包括党员有在一定的会议上批评党的任何工作人员的权利。

会议一致通过政治报告草案和党章草案。会议还决定:为着使七大集中力量讨论当前的政治、军事、组织问题,决定在取得各代表团的同意之后,准备将若干历史问题的议案提交七中全会的下次会议讨论和通过。

毛泽东在会议上所作说明收入《毛泽东文集》第三卷。 

1955年3月31日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作结论。谈到对这次代表会议的评价时指出:绝大多数同志认为,这次会议开得很好,是从延安整风以来的又一次整风会议,发扬了民主,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使得我们互相了解更多了,思想更加统一了,使得我们有了共同的认识。我们进入了这样一个时期,就是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所思考的、所钻研的,是钻社会主义工业化,钻社会主义改造,钻现代化的国防,并且开始要钻原子能这样的历史的新时期。现在我们面临的是新问题:社会主义工业化、社会主义改造、新的国防、其他各方面的新的工作。适合这种新的情况钻进去,成为内行,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要在党内外五百万知识分子和各级干部中,宣传并使他们获得辩证唯物论,反对唯心论,我们将会组成一支强大的理论队伍,而这是我们极为需要的。没有这支队伍,对我们全党的事业,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社会主义改造、现代化国防、原子能的研究,是不行的。
党史回眸

1955年

3月31日 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决定成立党的中央和地方监察委员会,董必武任中央监察委员会书记。原有的中央及地方各级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撤销。

1993年

3月31日 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决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决定》。

2008年

3月31日 北京2008年奥运会圣火欢迎仪式暨火炬接力启动仪式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胡锦涛在仪式上亲手点燃圣火盆,并宣布北京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开始。北京奥运会的火炬将在我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13个城市中传递。

历史瞬间

1938年3月31日,129师在邯长公路的响堂铺伏击日军,这是在战斗中缴获的汽车。

土地革命时期

——武装斗争

武装斗争

苏区人民反“清剿”的战斗

国民党浙江保安团汤恩伯独立旅、尹鹏举43旅、浙江省教导团等部队驻守玉山以后,就和国民党地方武装(保卫队、靖卫团)配合,对玉山苏区革命根据地进行了多次“军事清剿”,苏区人民武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1931年9月,樟村保卫队和童家坊靖卫团60~70人,40~50支枪,驻扎在童家坊土地祠、关口两地,企图阻截红军进入童家坊活动,并妄想进一步攻入陇首革命根据地。驻德兴暖水的红军游击队400余人,200多支枪,乘保卫队、靖卫团落脚未稳之机,从德兴暖水开拔,连夜奔袭童家坊和关口两地。驻扎在土地祠的靖卫团士兵仓惶地从预先挖成的地道向外逃命了;关口营盘的保卫队听见枪声后,也吓得拼命地向山上逃跑。这次红军游击队缴获虽不多,却挫杀了敌人的气焰。

1932年6月,樟村区长邱模桂带领保卫队和童家坊童良富带领的靖卫队“鸟枪队”进犯洋塘、陇首苏区,大肆抢劫苏区人民的财物和耕牛;经洋塘、陇首苏区人民英勇反击,打得敌人四散逃命。

1932年,苏维埃化婺德县独立营、化玉区游击队及岭头山、方塘赤卫军共200余人,袭击驻守开化县王坂的国民党军和浙江省保安团,击毙守兵10余人,缴获枪12支,子弹1000余发,拆毁敌军炮楼一座。

同年底,樟村保卫队、童家坊靖卫团共100余人,枪80多支,偷袭关口一带。他们认为苏维埃政府刚成立,还没有组建区游击队,可趁机抓获苏区革命干部。童坊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丁启槐等识破了敌人的阴谋,即预先带领工作人员、部分游击队员和赤卫队员连夜赶到童家坊、张家山、灰窑和苦槠山等地埋伏,待敌人进入伏击区后,四面出击,打死打伤敌人8名,缴获枪5支。

1933年2月初,浙江省保安团在开化王坂遭到红军打击后,又调集大批兵力在大桥头一线构筑砲楼,企图截断红色贸易路线。农历正月初一黄昏,红十军一部分与化婺德县独立营、化玉区游击队等200余人,大年初一晚上,兵分3路向王坂、大桥头、紫湖口等地突击。毙伤大桥头守军120余人,俘获62人,缴获枪130余支及子弹、手榴弹和其他军用品甚多;摧毁砲楼3座。紫湖、王坂等地战斗,缴获步枪22支,俘敌7人,毙伤敌人20人。

1933年6月,浙江省保安团及县北乡联防队,紫湖靖卫团300余人,进犯岭头山、仓坞口等苏区。红军挺进师、化玉区游击队及赤卫军共1000余人,800余支枪,埋伏在金沙、西坑等要地,待敌人进入伏击圈后,红军发起攻击,经过一场激烈战斗,敌人狼狈逃遁。此役,红军击毙保安团、靖卫团30余人,俘获10人,缴获步枪50余支,子弹8箱,手榴弹100余枚。

1933年8月,玉山县保安大队和石塘镇地主郑高荣组织的“靖卫团”共80余人,步枪80多支,进犯新塘、必姆等苏区,上饶县红军独立营则夜袭敌驻地——石塘镇祠堂,击毙敌20人,俘敌20人,缴枪30支。

1934年4月,浙江省保安纵队三团及樟村保卫队共600余人,大举进犯洋塘、樟村、童家坊等苏区。其先头部队行至葛岭脚时,被红军游击队击毙多人,其中有副营长1名。

同月,浙江省保安团纵队三团3个连伙同县北乡联防保卫队,“围剿”苏维埃球川秘密区所在地双溪。红军挺进军100余人在冷水源阻击。战斗持续半天,红军主动撤往岭头山和德兴境。球川秘密区的干部群众有24人遭敌人杀害。

工农红军两次攻打玉山县城

1931年,方志敏领导的赣东北苏区日益扩大。中共上饶、玉山等地中心县委(方志纯任县委书记)为了筹集枪支弹药和食盐布匹等重要军用物资,扩大革命影响,决定借调红十军1个团,强攻玉山县城。2月10日,红十军会同化婺德县、玉山县独立营和苏区赤卫队共1000余人,在方志敏、周建屏等率领下,自上饶石人殿出发,经临江湖、坊头、苏村,在虎山(古山)兵分两路向玉山县城进攻。

当日下午,红军击溃斧市坑和仑溪两地浙江省教导团守军。下午2时左右,两路红军的先头部队占据进城通道。县“保卫队”队长吴钦率残部仓惶地从东门溃逃;浙江省教导团团长赵君迈正在聚赌,闻讯立即丢掉“牌九”,带领几个卫兵从连城桥泅水向南逃命;县长胡安悌“新婚”,急带新娘从北门翻越城墙,向十七都逃跑。

夜半,红军攻克县城,张贴布告安民,书写标语,派宣传队在街头宣传革命道理。

这一仗,红军无一伤亡。击坏敌军汽车1辆,毙敌军4人、伤1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甚多。红军进城后,释放了被关押的“政治犯”和其他犯人100余人,没收土豪劣绅银元4万余元,筹集了大批食盐布匹等苏区急需物资。玉山县商会会长魏观光连夜逃往常山,向浙江保安3团蒋志英部求救。红军于是火烧魏观光的“文星堂”书店,作为惩戒。11日黎明,浙江保安3团蒋志英部从常山乘汽车来玉山,至古城,便将汽车调头倒行,以便于战斗不利时往回逃跑。至五里洋,就开炮轰击县城郊。驻防东津桥的红军当即开炮还击。这时,驻上饶的浙江省教导团第1、2营也向玉山移动,准备截击红军。

红军按计划撤离县城。撤离时,沿街市民夹道欢送。途径临江湖,遇地方“保卫队”阻击。尖兵排与之接火,击毙保卫队10余人后,返回葛源驻地。

工农红军攻克玉山县城,震惊国民政府。1931年5月14日《大公报》【南京航空快讯】栏目记载:“国民政府剿灭赤匪报告,于12日国民会议第四次会议列入讨论事项第一案,经议决交各委员会召集大会同何应钦等审查,兹录全文如此。(一)引言(略);(二)赤匪毒近年以来受匪荼毒最烈而惨者,厥为江西与湖南,而湖北之次。……,江西全省81县之中,计全县有匪者,有宁都、兴国、安福、永兴、弋阳等11县。大部有匪者,有瑞昌、修水、铜鼓、万载、萍乡、吉安、吉水等25县。股匪出没未遍全境者,有上饶、广丰、玉山等31县”。

1933年3月,为了牵制敌人,配合中央红军粉碎国民党第四次“围剿”,红十军1000余人从苏区分两路出发,佯攻玉山县城。一路由德兴经陇首、樟村,向县城挺进;一路由上饶郑家坊经临江湖,直逼县城,两路兵马在坊头集结后,经妼姆、杨树底、斧市坑、十里山,抵县城外七里街,在县城砻糠桥一带遇浙江省保安3团拦截。激战2个小时,后因敌增援部队陆续赶到,敌我力量悬殊,佯攻后,红军主动撤退。此役,红军击毙保安团官兵甚多,活捉特务1名。继后,迫使国民党调动大量兵力来布防,有国民党陆军汤恩伯独立旅马励武、胡其山的2个团、尹鹏举旅、王耀武部、赵观涛部、滇军十二师、浙江省教导团、浙江省保安第三团蒋志英部等,前后驻玉山,扎县城、西乡斧市坑、仑溪等地。这些军队在1935年初,红军主力北上抗日,方志敏蒙难后,相继撤离玉山。

北上抗日先遣队在怀玉山的战斗

1935年1月13日至25日,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由红十军团组建,辖有红十九师、红二十师、红二十一师,下称“先遣队”)进入怀玉山区,准备突破国民党军童(家坊)暖(水)碉堡封锁线到闽浙赣苏区休整。

怀玉山位于江西的东北部,西起万年县东部,东迄浙江开化、常山的西乡,南临玉山至贵溪的平原丘陵地带,北连德兴至开化山区,均在闽浙赣苏区范围内。当时,闽浙赣苏区大部已被国民党军队占领,并修筑了好几条封锁线。其童家坊至暖水间的封锁线,由独立四十三旅负责,在靛青蓬、葛岭头、金竹坑、小营、大营、陇首等地,均筑有碉堡,派兵防守,山口与主要村庄都有据点,将闽浙赣苏区和化婺德苏区割裂开来。国民党“追剿队”在皖南紧逼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分路堵截尾追,当先遣队南移闽浙赣苏区时,“追剿队”全部加速南下,与先遣队仅隔半天距离。12日晚,国民党军防先遣队经玉山向闽北苏区转移,令在开化星口的浙保第五团,星夜轻装向西南急进35公里,于次日9时到达王坂、徐家村,设立了阻击阵地。先遣队自谭家桥战斗失利后,以黄山为圆心,在皖南和浙赣边境穿插转移,未能摆脱被动局面。1935年1月9日,先遣队领导在浙皖边境的茶山开会,决定全军南下,经化婺德苏区进入闽浙赣苏区暂时休整。10日上午在开化大龙山受阻,部队绕道山脊荒径,昼夜行军,11日到张村宿营。12日计划昼夜兼程进入化婺德苏区,行30公里到达杨林,再翻南华山就能至化婺德苏区的中心地区,可是,先遣队领导顾虑部队疲劳,就在杨林宿营。

1月13日,先遣队从杨林出发,经桃花坞、瓦里坑爬南华山,翻山经菜刀岗、牯木坞,准备穿过徐家村转到玉山境内。上午9时多尖兵到徐家村后岭上。国民党浙保五团三营已提前半小时到达,在村北的对面山上,以密集火力扫射和封锁道路。先遣队后续部队赶到无法展开,即占领北边一段土坎与敌战斗。浙保五团闻讯从王坂全部赶来,一边以重兵布置村南高地天井地区,准备侧击红军,一边增援第三营对面山阵地。先遣队大部进入牯木坞内,由于左侧沟深难以仰攻对面山,右侧陡坡受敌绵密火力控制,后边高山密林不易攀登。战至傍晚,始令红十九师掩护,主力爬菜刀岗沿山脊小径向西探进。14日晨,先遣队前部抵达王山村,人多路窄,一天才将部队集中。红十九师在徐家村掩护至次日下午撤出战斗,晚上,先遣队就在山沟露营。雨雪交加,粮食缺乏,战士极为疲劳。

15日,先遣队从王山村出发,以红十九师为前卫,红二十一师为后卫。劈柴开路,连翻几座大山,经德兴的朱樟坞西进。午时,前部才到港首。连日在荒山僻野行军,红军饥饿疲劳,处境艰难。国民党军侦知先遣队困在南华山以西地区,即以二十一旅一个加强团由开化桐村经王坂、徐家村和玉山的方塘、岭头向分水关开进,余部次日跟进,拦截先遣队向南转移的道路;补充一旅占领杨林、东坑口一线待机;四十九师留在赣浙边的白沙关地区,以二八九团向梅坑口推进,二九一团在小关至下庄一线待机,二九四团附二八九团第三营由炉口经傅家湾向港首探进。13时许,国民党军二九四团尖兵接近港首,发现先遣队,即占领村西北一带高地,向先遣队发动进攻。先遣队本拟从港首北边较矮的山区向西,此时红二十、红二十一师尚未到达。红十九师退至港首南侧山地抵抗,边掩护边走。从长棚溪沟边小路向西,方志敏和粟裕等带领军团机关人员、伤病员和缺乏弹药的迫击炮、重机枪分队等,组成先头部队先走。到15时30分,国民党军占领港首和南侧山地,控制长棚溪沟,截断先遣队西进道路,把先头部队和主力切成两段。先遣队主力推进到沟南山地抵抗。长棚南边山脉南北走向,南连怀玉山主峰,从北趋南升高,山脊高有千米左右,坡陡林密,难以攀登,国民党军不敢再向前进。至夜间,固守港首及南侧山地待援。先遣队主力在刘畴西和王如痴指挥下向南行进,天黑后到达离引浆1500米的凤阳坞,准备集合部队,然后再翻八、九百米的山脊向西,由于战士饥饿疲劳,山径崎岖,行动迟缓。

16日,国民党军二十一旅四十一团附四十二团一个营占领分水村,未发现先遣队,朝北向港首探进。上午9时许,经引浆到达张家坞,发现红军,便在村东边山地展开,用轻重机枪、迫击炮和步枪向凤阳坞扫射。红十九、二十两师集中在山坞内,分批向西边山脊撤退,当时凤阳坞因开山种玉米,没有树木,红军行动暴露,伤亡较多。红二十一师被分割在黄土岭北侧,由于弹药几尽,人数较少,无法打退正面敌人,港首方向又有敌重兵把守,不能夺路西移,于是退回巢窝。傍晚,敌回撤扼守分水关至岭头一线。红十九、红二十两师在下脊至大源一带集中。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12日未按原计划进入化婺德中心区,13日也未取得东坑口、梅坑口、王岗岭、皈大至港首的平坦道路急进,造成徐家村、港首、张家坞三次被阻击,爬山越岭三昼夜,全军被截成三段,战士情绪受极大影响。每条枪子弹已不足5发,更增加了突围战斗的困难。国民党军利用这时机加紧围堵,由二十一旅负责方塘、岭头、分水关、八磜、柴门连接童家坊之线;浙保纵队第二、五两团负责徐家村、东坑口、梅坑口、豪岭关向西一线;补充一旅负责中洲、皈大、港首一线;四十九师负责宗儒、桂湖、暖水一线;西边童(家坊)暖(水)碉堡封锁线由四十三旅负责,共14个团的兵力,于16日晚上完成对怀玉山区的重重包围。

1月16日,方志敏带领先头部队在陈家湾休息半天,转移港头附近。面对残酷的现实和严重的形势,方志敏、粟裕等均认为,部队必须连夜通过童暖封锁线,先头部队先走,并通知刘畴西率主力迅速跟上。天将黑时,接刘畴西来信,称部队疲劳,当晚不能再走。方志敏担心刘畴西优柔寡断,贻误时机,决意亲自将部队带出封锁线,一面通知刘畴西迅速跟上,一面要粟裕(包括乐少华、刘英等伤员)带领先头部队立即突围,自己只带十几名警卫人员留下来等待主力。当夜,粟裕率先头部队800人,在陇首附近冲过封锁线,安全到达闽浙赣基本区的太小坪、黄碣田。

位于怀玉乡玉峰村的旗山战壕战斗遗址
 

晚上,刘畴西坚持就地休息,延误了当晚突围的良机。17日,方志敏回头找到主力,指挥突围。国民党军在碉堡内开枪阻击,先遣队领导耽心先头部队的突围线路不安全,改道地形较高较复杂的路线。经蒋源、西坑岭向树坞和金竹坑突围以便经洋塘回基本区。金竹坑当时只有十几户居民,正南有较宽阔的山峦通洋塘,东南经葛岭头有通玉山城的大路,村北300米处的高土堆筑有碉堡,其火力可与葛岭头碉堡相衔接,并可控制通树坞的一段道路,但死角甚大;树坞当时仅四、五户人家,离金竹坑一公里,南隔小溪是大山,北有通向西坑岭的山沟,村边有座120平方米的双溪社(小庙),泥墙较矮,敌利用双溪社作碉堡,驻兵1个排。18日下午3时许,先遣队前卫到达树坞,发起进攻。敌凭籍双溪社抵抗,并封锁山口。天黑后,红军又组织两次进攻,均未成功,打到天亮,停止进攻,决定再次改换突围方向。当时红军虽然处境困难,尚能集中一定力量攻下小庙;或者边掩护边突围,白天利用溪沟等射击死角,夜暗爬矮山头,冲过短距离的敌火力控制地段,突围是有可能的,虽有伤亡,数量也不多。可是先遣队领导对敌包围的危险性估计不足,没有下最大决心硬冲过去,失去了最后的突围良机。国民党独立四十三旅发现先遣队的意图,抽调其他地段的兵力,集中童家坊至暖水间,将主力摆在葛岭头至陇首地段,在金竹坑东南、树坑西北、陇首北侧等山地,增筑碉堡,严密地封锁了全线。

方志敏突围就餐旧址
 

1月17日,国民党军补充一旅向王山以西地区“搜剿”,以第一团到山脊北部,第二团取山脊南,第三团到尾随第一团策应。12时许,第一团接近朱樟坞、刺窝,发现红二十一师,即从北面进攻,第三团向红军侧背迂回,第二团插到王龙山村掩护。红二十一师一个连在西侧山上警戒,遇敌进攻,占领地形抵抗,因缺乏弹药,很少还击,用重机枪拦阻敌人的冲击。战斗至14时多,敌第三团已占领刺窝后边高地,形成四面包围红军的态势,用密集火力扫射,然后发起围攻。红军弹尽援绝,挡不住优势敌人的进攻,许多战士英勇牺牲,部分被打散,部分被俘虏。二十一师几乎损失殆尽。

在西侧掩护的一连红军,至下午3时多,听枪声渐稀,未知事态变化,也无法联络,在连长刘享云的指挥下,走下陡坡峭壁,爬大山钻密林,连夜向西转移,天亮时在靠近碉堡线的单家独户隐蔽,靠山民带路,于黑夜摸过封锁线,安全到达闽浙赣基本区。

19351月,方志敏率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遭到国民党军队的重兵围剿,由于叛徒出卖,不幸在怀玉山陇首村高竹山被俘。被俘时关押在干坑坞汪氏宗祠。

 

1月19日,先遣队主力红十九、红二十师决定向八磜突围,前头部队由树坞退回西坑岭顶,寻小路上山,后半部尚留在蒋源,从里西坑附近爬山径,集中玉峰休息。傍晚,先遣队部分兵力提前出发,由向导带路下山。该处是通八磜的小路,上半部有两条,一由玉峰向东,另一条转经马山。下半部合为一条,两村相距仅7公里,高差达700米,小径在水坑旁开成,两侧均为颇高的石壁,无法攀登。红军本拟通过隐蔽险径,出奇制胜,突出重围,但为时已晚。国民党军二十一旅早在17日便派四十二团1个营驻守柴门,扼住大山口;四十团集中分水岭至八磜一线,在八磜驻兵1个营。下午3时许,先遣队尖兵走下山径,经八磜村边向外探进,被哨兵发现,发生战斗。国民党军集中全营兵力封锁龙潭山口,先遣队冲出山口的人数极少,只得退回。20日,先遣队全部撤出玉峰,由于前进道路受阻,滞留在路上。国民党军四十团分路进攻,一部由胥口向三亩,主力向先遣队的来路迎击。进至龙潭上边,遭先遣队居高临下射击,激战数小时,伤亡多人,不敢再前进,退回村内,封锁出口。另一条路的进攻,也因地形复杂,前进一段路后退回。此时先遣队一部仍在八磜的路上,大部仍集中在玉峰东侧的马山、冷水坑、三亩一带。

1月20日,国民党二十九团经蒋源、里西坑的小路至玉峰,一部到东边山地与先遣队接触。先遣队前进无路,后有追兵,决定沿山脊向北转移,另外寻路突围。因部队集中在山间狭路,人员穿插,调动困难,行动极慢。21日,国民党二九四团由玉峰东侧进攻,二九一团由暖水轻装急进。午后2时到达玉峰,从北侧向八亩、冷水坑截击。先遣队调来调去,多次突围未成,饥寒交迫,受围后,分散躲进森林。天黑后,敌后撤。方志敏烧火堆叫喊部队集合,仅少数人员出来,大多数因疲劳饥饿睡着起不来了。22日,国民党军四十九师两个团,围住八亩、三亩、冷水坑、马山地区搜索,被搜去800多人,此后逐日搜山,陆续被搜去一些人员和枪枝。向北转移的先遣队未遭包围尚有近千人,半数分散突围或隐蔽,其余集中在三亩至分水关间的山上,准备再寻路突围。在北边宗儒、港首一线的国民党四十九师二八九团和补充一旅,也逐步向南搜索推进。25日,补充一旅集中一、三两团从分水关上山“搜剿”,从三亩向北转移的先遣队被发现,边抵抗边向山顶撤退,国民党军依仗火力兵力的优势,四面包围先遣队,红军战士一部分牺牲,一部分被捕。围在八磜路上和分散隐蔽的红军战士,坚持人自为战,誓死不屈,大部分英勇牺牲。先遣队主要领导方志敏、刘畴西、王如痴等分散突围,至29日均相继被捕。

 

来源: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网站、玉山县县委党史党建研究中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中国博士县—玉山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yszc.com.cn/5942.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2313@yszc.com.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