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之窗

新闻热线:0793-2352077
您的位置:玉山之窗 主页 > 玉山教育 >

永远的红色记忆

玉山之窗 www.yszc.com.cn 来源: 时间: 2019-08-05 08:23 阅读:
  七十年前,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本来是纯朴的农夫、勤劳的工人、风华正茂的学生、天真无邪的孩子。但是,外来的强盗闯入了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视中国人的生命如草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为了保护自己的爱人、亲人、孩子、父母,这群人放弃了安定的生活,拿起了枪,现在有了同一个名字:抗战老兵。

  7月20日午后,我和好友不顾酷暑炎炎,驱车直奔抗战老兵颜文兴的家中。他从军期间用名颜愉,1923年出生,江西玉山人,有三儿二女,毕业于黄埔军校21期步兵第六大队第二十三中队。刚见面,第一印象他是个勤奋好学的老人,只见他光着瘦弱的臂膀,坐在床上,正在执笔写文章呢,床上凌乱地放着五六本书和笔记本。我们冒然进去,颜老颔首的眼神略感惊讶,又低头继续他的写作,显然他没有听清楚我对他的问候,他的二儿子说:“父亲的耳朵有点聋。”于是,他的大儿子大声介绍我们的来历,老人浑浊的眼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光亮。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面对日寇的侵略暴行,正就读于师范学校的颜愉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抗日游击队,转战湖北、浙江、湖南、江苏等地,先后参与对日作战之赣北战役。第一次杀鬼子的时候,是他到现在难忘的,那时他手拿大刀,腰上系着两颗手榴弹……记得那是一场伏击战,他们连夜行军埋伏在日军必经之路的山坡上,他趴在草丛里一动都不敢动,清晨雾刚散,车马叮咚声传来,“膏药旗”被风吹得呼啦响,连长的一声吼打破静谧:“给我上……”他们取得了那场战争的胜利,这时颜愉突然满怀憎恨,他说目睹了凄惨的一幕:“我当时看到一个小战友被鬼子用刺刀刺进肚子死了,我二话不说用手榴弹砸死了那个鬼子。”

  1944年,他考入黄埔军校三分校20期,黄埔军校建于1924年,建校时的正式名称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因其校址设在广州东南的黄埔岛,史称黄埔军校。黄埔军校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积极支持和帮助下创办的,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产物。以孙中山的“创造革命军队,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宗旨;以“亲爱精诚”为校训;以培养军事与政治人才,组成以黄埔学生为骨干的革命军,完成国民革命为目的。一方面积极进行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教育;一方面灌输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军校采用军事与政治并重,理论与实践结合的教学方针,为中国革命培养了大批军事政治人才。学校在江西瑞金,后来搬迁到江西于都,经过半年的艰苦训练,1947年7月7日,他和郑高叶、艾德德又分配到新疆第五军官学校。

  1948年下半年学校停办,他随刘、邓大军在新疆一带剿匪。解放后,死心塌地与人民为敌的潜伏特务、残兵败将、恶霸地主、土匪武装,不甘心于自己的失败,互相串连,密谋策划,利用本地区域辽阔,山高水险、涧深林密和解放军部队对抗。

  部队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了,刘克明副团长站在一块岩石上大喊:“同志们,再加把劲,再坚持一天,我们就可以翻过昆仑山了,王震司令员说了,‘越过昆仑,就是英雄!’”一片吼声撼动昆仑:“翻越昆仑山,活捉乌斯满!”

  为了轻装上阵,部队出发时没带帐篷,战士们没带背包,只穿着棉衣棉裤。白天行军时还好些,夜里战士们冻得根本睡不着,只得三五一堆围着篝火休息。那天,刘克明收到剿匪总指挥黄新庭军长的来电,说乌斯满土匪正往太吉乃尔集结,命令西线剿匪部队日夜兼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太吉乃尔草原,与其他部队联合会剿乌斯满。一听到命令,战士们顿时来了精神,纷纷要求连夜行军,争取时间。刘克明很会做战前动员,他对战士说:“王震司令员在南下时说过一句话,‘要打漂亮仗,不仅要在指挥、战术、勇气上胜过敌人,而且还要在行军速度上胜过敌人。’前面是大沙漠,我们的汽车派不上用场了,那我们就用‘11’号汽车,我们要用两条腿赛过土匪的骑兵。”部队连夜向太吉乃尔大草原进发。

  1951年2月19日,三军终于歼灭了乌斯满残余,并活捉了乌斯满。颇有传奇色彩的是,空手活捉乌斯满的却是三军骑兵大队文书孔庆云。甘肃三军骑兵大队兵分三路突袭乌斯满在南湖的30多顶帐篷,他们三人一组,一人负责警戒,一人撩毡房门帘,一人冲进去抓俘虏。就这样,悄没声息地俘虏了100多名土匪。

  1953年3月,颜愉回到家乡花大门、南山中村、山门等地教书。1958年,他被抓去劳动教养,如今身患前列腺病由三个儿子轮流赡养、照顾。

  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满是艰辛困苦,满是凄风楚雨,当年英勇抗战的英雄,如今只留下消瘦的身躯和不灵便的腿脚。他们没有给儿孙留下丰厚的物质财富,然而,当我们重新追忆那段承载太多苦难的战争,记录生死离别的岁月时,这些最后的老兵,可以让后人重新感受到信仰的力量、自强的精神,理解和平与自由的珍贵。抗战老兵是中华民族英雄,他们是最值得敬佩的人!

  (邱晓兰)

(责任编辑:周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