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之窗

新闻热线:0793-2352077
您的位置:玉山之窗 主页 > 秀美乡村 >

必姆篇—斑斓必姆多姿彩

玉山之窗 www.yszc.com.cn 来源: 时间: 2015-09-05 21:06 阅读:

车出玉山,沿203省道西行约十多分钟,便来到地处西乡区域中心的必姆镇。

大凡镇名,都有一个美妙的传说。有关必姆的来历,有这样一个故事在当地口口相传:明初时期,地处大山深处的怀玉后叶有一王姓在此落户,儿媳为人贤惠,勤俭治家,一家四口虽粗茶淡饭,却无衣食之忧。19岁那年,儿媳怀有身孕,丈夫却突然暴病去世,令王家悲痛不已,不久遗腹子出世,全家是既喜又愁,公婆年迈多病,生活的担子自然压在儿媳身上。为谋生计,儿媳只得日耕夜织,并尽心服侍二老,悉心抚育幼子,竭尽全力为王家支撑门户,以期有出头之日。公婆见儿媳青春貌美,这样苦熬孤守,实在于心不忍,多次劝儿媳改嫁。儿媳却跪告道:公婆在上,儿媳只能矢志苦守,奉养大人到老,此后,儿媳谢绝一切媒灼之言,舍命护住这个贫苦之家,直到公婆去世,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其情更加凄楚,她省吃俭用,仍设法供儿子上学,母子过着极为艰苦的生活。十多年后,儿子不负母望,终于考取功名,光耀王家门弟。镇人念其仪容端庄,谓之“”也;妇道高尚,谓之“姆”也,在她去世之后,于村西一庙宗为其母子塑像,因“”为生僻字,改“”为“必”;谓之“必姆”镇。

西坑,这个地处山旮旯里的小山村,以盛产罗纹砚遐迩闻名,早在唐代就采石制砚,为远近闻名的砚台村。明代“吴中四王”之一的杨荃,曾用“素砚还同百亩耕”之诗句,描述当地制砚如同务农一样普遍。因其石材体青带自,纹若罗纹,制作的砚台,石面光滑,呵气成汗,湿润如玉,贮水不涸,被历代文人墨客视为文房佳品。唐代宰相、画家阎立本落拓失意,隐居玉山县城南武安山设斋读书,用的便是罗纹砚,并留有“宁可三日不食面,不可一日无此砚”的佳话。南宋理学家朱熹更是把砚中一绝的罗纹砚称之为“盖歙砚之佳者”,在怀玉书院讲学时偶得一罗纹砚,如获至宝,称之为“怀玉砚”,特作《怀玉砚铭》以示赞美。北宋大书法家、玩石大家米芾对“以石中有美丽的罗纹而名”、“发墨细若罗纹”的砚中珍品罗纹砚厚爱有加,爱不释手,每天把玩不已。

迎着斜风细雨,走在通往西坑的润滑如油的山野小径逶迤前行,放眼望处,尽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势不高,平淡无奇、植被却极好,满山满垄尽是一片诱人的颜色,黄色的油菜花、粉红色的桃花、殷红的杜鹃花、雪白的梨花,让人犹如置身于花海之中。村子就坐落在四面环山的洼地里,几百幢白墙黑瓦的房屋,依高就低沿山势而建,宛若钢琴上的黑白键。在这个离县城不远,却又远离都市喧嚣的幽幽古村,让人生出“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欣喜。穿越千年时空隧道,陶渊明笔下的画面,在这个小山村里得以重现。

王家,这是镇里一个不足千人,依山傍水的自然村。别看这毫不起眼、普普通通的小山村,却养育出了被戏剧大师田汉誉为“南北双凤”的赣剧第一名旦潘凤霞,而被乡亲们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豪。

潘凤霞原名王风香,上世纪30年代出生在这个青山幽幽、绿水盈盈的村子里,父亲王山寿为誉满四乡八村的赣剧艺人。潘凤霞3岁时,父亲不幸病故,母亲改嫁一潘姓艺人,继父也是技压乡里,聪慧好学的潘凤霞,9岁就能登台献艺,10多岁便成为戏班的当家花旦。建国后,比国粹京剧还早300多年的赣剧,自然承担起繁荣江西戏曲艺术的大任,潘凤霞也因了赣剧而走向事业的辉煌。1950年,省赣剧实验剧团成认之初,年仅18岁的潘凤霞便以精湛的演艺调往省城,在随后的几年里,相继演出了大型新派赣剧《珍珠记》、《西厢记》、《还魂记》、《西域行》,党的八届八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时,毛主席观看潘凤霞主演的《还魂记》中《游园惊梦》一折,不仅带头鼓掌,还亲笔给潘凤霞题写“美秀娇甜”4个大字给予高度评价。

必姆还有个和浙江天台同名的净名寺,相传建于唐天佑年间,背依屏连髻叠的花桥山,寺庙不大,风景却美到极致。寺庙前是清澈透亮的净名湖水,在春风的吹拂下,荡起阵阵涟漪,放出耀眼的白光,寺后是如同醉汉般紧紧依偎的绵绵群山,清澈的山涧溪水终年不歇地汨汨流淌,净名寺就坐落在群山簇拥的一块空旷的盘地里,好一派天人合一的世外圣地。深山藏古寺,藏的是那份宁静、那份不染纤尘的境界,放眼望处,天角峥嵘,轮廓矍锯的寺庙,气势算不上恢宏,却构成了空灵的美。

大殿内一排排红烛、一盏盏古典的灯罩,绽放着暖目温心的金黄。圣颜饱满庄严的佛像,坐于众目聚焦的正中,庄重的佛像历来称为人类信仰的符号,是有史以来,历史文化的活着的记忆。寺庙正中的天井处是一棵有着千年历史的古柏,如同千百年无言的佛子,全身充满了佛气。和古柏相比,人不过只是匆匆的过客,岁月如镰,将日子一天天收割;岁月如沙,从指缝里一天天滑过,唯有用生命的色彩装点人生,装点人生未来的风景,寻找那份内心的宁静和生命的春天,才不枉为虚度此生。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