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之窗

新闻热线:0793-2352077
您的位置:玉山之窗 主页 > 秀美乡村 >

临湖篇—钟灵毓秀姿天成

玉山之窗 www.yszc.com.cn 来源: 时间: 2015-09-05 20:59 阅读:


临湖,地处国家风景名胜区灵山脚下,玉山、德兴、上饶三县市结合部,有着“小香港”之前誉的边贸重镇、全国重点镇。

临湖,原本就没有湖,谓之“临湖”,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很久以前,灵山就是道教三十三福地。有一位灵山的老道士,在山上兴建道观潜心修炼,且有药到病除之医术,被人们尊称为“灵山公”。一日,突然来了一位妖和尚,说要毁掉道观,在山上建和尚庙,灵山公岂肯答应,便与和尚厮打起来,岂料和尚颇懂妖法,几个回合便连连败退,无奈之中,只得设坛祭天,祈求玉帝保护。灵山公刚点上香,便被妖和尚发现,用脚一跺,顷刻间山崩地裂,灵山被跺出一个大洞,恰遇山洪暴发,顿时洪水滔滔,浊浪翻滚,把山下的村庄变成一个大湖,当地人把这里叫做“临江湖”,又因这只是一个临时的湖,后人又称之为“临湖”。

颇具传奇的故事,为临湖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边贸重镇蒙上了神秘而又厚重的色彩。在临湖,哪怕觅遍全镇,绝难见到湖的踪迹。倒是山环水抱,深邃灵秀,穿越临湖腹地,俨如一条无有尽头逶迤飘忽的玉带,被镇人称为“母亲河”的饶北河,以其惯见的磅礴与深远,荡气回肠的流淌与喧哗,千百年来,静静地偃卧在临湖这块孕着生命与希望的土地上,成为一道不衰的风景,向人们展示它最美的容颜。

行走在临湖走过千年岁月,用卵石铺就的窄幽幽的古巷,如鱼鳞般组成的一幢幢参差不齐、左右相挨的白墙黑瓦,被岁月洗濯的平滑的台阶,斑驳成古董的门槛、灰白的梁木,都是临湖古老文明的印证。扑面而来的是浸润着泥土芬芳的最本真的乡土文化,随手拈来的是一处处古老文明的遗痕。被誉为民间艺术一枝花的临湖串堂班,便是根植在这块黑土地上的一朵璀璨的乡土文化奇葩。

临湖串堂班,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就脱胎在这块土地,并以旺盛的生命力沿袭至今,成为临湖人最喜爱的特殊的民间艺术。

临湖串堂班,镇人又称为乐器班社,是一种以演奏为主,配以唱腔的民间文艺表演形式。串堂班的艺人虽是“草根”出身,却丝毫不逊于专业水准,吹拉弹唱,敲击演说技艺精绝,无所不能。取名“串堂”,顾名思义,演出时走村串户,堂前一坐,不掬场地,不论戏文,即兴作词,信手拈来,赣剧、徽剧、京剧、采茶剧、越剧、黄梅戏尽在其列,伴着声声箫鼓,悠悠琴声,时而如清泉出咽、时而如皓月流水、时而如珠落玉盘、时而如倒海翻江,鼓乐丝竹不绝于耳。如果不是身临其境,亲眼耳睹串堂班的神秘与风采,很难用文字去描述这隐藏在山野村庄的文化密码。

“正月里,鼓儿敲,唢呐响,拉二胡,打串堂”。年未岁初,是临湖串堂班最忙碌的时节,镇里的各个串堂班纷纷受邀于婚庆嫁娶、老少寿诞、社公庙会,堂前一坐,吹吹打打,说说唱唱,串堂班,闹起了临湖所有村子祈福迎祥的意象。“夜天深更半,处处有戏看,鸡叫天要亮,串堂还在唱”。不难想象,串堂在临湖人的心里有着怎样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犹如田野上的飒飒古风,早已沁入临湖人的心扉。

和串堂班相媲美的临湖板灯,是临湖又一朵绚丽的乡土的艺术之花。

临湖板灯,始于盛世唐朝,民间俗称“万年灯”、“板龙灯”。龙身由数百块缀着灯彩的灯板连接而成,每条子灯由长2米,宽20厘米的木板连接而成,由一人抬板,板中央设柄作举灯的把手,上方扎有二至四只花篮灯笼,镇人又称“子孙灯”。高约四米的龙头,龙嘴含有由108个三角形细镂精制的龙珠,里面可同时点燃24支蜡烛,象征24个节气,一个龙头就需8个壮汉扛抬。正月十三起灯,至元宵节圆灯,连闹三晚。随着清脆悦耳的鞭炮声,铿锵有力的锣鼓敲击声,一条条板灯浩浩荡荡呼啸而出,一百多桥数百米长的板灯,如巨龙般穿梭在条条里弄小巷,夹杂在阵阵喜庆的鞭炮声中,时而狂翻劲舞,时而蜿蜒缭绕,时而腾飞欢跃,时而银河落地,整个舞龙场地,鼓乐喧天,鞭炮齐鸣,灯光月色,交相辉映,人们把一年的祝福和希冀,都抖落到震天撼地的锣鼓声中,这一刻,观灯者和舞灯者,心灵都为之深深震颤,个个群情沸腾,忘乎所以。

临湖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四通八达的便捷交通,赋予这座商贸重镇物华天宝的丰厚内涵,先人曾用“舟车驰百货,茶楮走群商”,描述其经济发达,市场繁荣之盛况。走进临湖延绵数里的商业街,尽是鳞次栉比的商店、琳琅满目的货物、熙来攘往的人流。置身其中,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商品气息。

临湖豆腐久负盛名,声播百里,几乎演绎成临湖的代名词。行在临湖农贸市场,见得最多的便是水灵、光鲜、自嫩的豆腐,以及冻豆腐、油豆腐、水豆腐圆豆腐、绢豆腐、林林总总,五花八门。漫步临湖的大街小巷,见得最多的是豆腐坊。“一轮磨上流琼液,百沸汤中滚雪花”,“工夫磨得天机坠,粗潭攘倾雪汁香”,“出匣宁愁方壁碎,优羹常见自云飞”,豆腐坊门嵋两边,这样的对联更是时有所见,临湖人把豆腐不仅当作一种佳肴,更当作一种饮食文化。

临湖豆腐的制作历史,志书上未曾记载,也难于考证,想必它的历史和古镇一样久远。在临湖的一家豆腐坊里,恰遇上一位正在浸泡豆子,年约四十开外的村姑,偌大的木桶里浸满了黄澄澄,圆滚滚的豆子。谈及豆腐,村姑的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从闲谈中得知,这是祖传的豆腐世家,她的爷爷辈就以制作豆腐为业,她做的豆腐,从来就是商贩们争相预约的抢手货。临湖独特的水质资源,殊有的盆地气候,土质特征,种出的豆子颗大粒饱,加之独特的水质资源,做出的豆腐洁自细腻美味可口,镇人以做豆腐为业的更是难以计数,县城各农贸市场,打着临湖豆腐牌号的菜摊时处可见,小小的一块豆腐,成为临湖人手中的摇钱树。“未来十年,最成功最有市场潜力的并非是汽车、电视机或电子产品,而是中国的豆腐”。此乃美国著名杂志《经济展望》的预言,临湖豆腐不就是对这句预言的最好印证!

 

“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一目望去皆是山清水秀、一行万字尽是水乡风情的临湖,杨一方绮丽、集一地风水的临湖,倾注灵魂歌哭的临湖,是临湖人永远的挚爱和永远的家园。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