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之窗

新闻热线:0793-2352077
您的位置:玉山之窗 主页 > 秀美乡村 >

岩瑞篇——水秀山清眉远长

玉山之窗 www.yszc.com.cn 来源: 时间: 2015-09-05 20:53 阅读:

岩瑞,一个吉祥而又富有诗意的名字,顾名思义,因其岩多而得名。方圆几平方公里的岩山,在阳光的衬照下,折射出五彩的斑斓,如同瑞气呈祥,于是,先人就给这座石头的故乡起了这样一个吉祥的名字。

走进岩瑞阡陌纵横的原野,无处不见云雀翔集,柳绿花红,白墙黑瓦,古桥亭屋,蕴涵着浓郁的乡土气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诗化组合,让人有一种不离不弃的感觉。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晚唐诗人杜牧《江南春》的诗句,把我引进了地处岩瑞腹地的千古名刹自云寺。

白云寺,坐落于白云浮碧峰,绿树滴翠浓,与浙赣两省接址的天柱山的最高峰白云峰,谓之“白云寺”,民间曾有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盛唐时期,佛祖释迦牟尼托梦湖南无依祖师,让他到江西玉山境内建寺,无依祖师遂问佛祖寺应建何处,祖师让其随白云走,白云停在哪里,便在哪里建寺。无依祖师梦醒后见头上果真有一片漂亮的白云,便随着白云来到玉山境内,见白云停在距县城40多里,景色清幽,远离尘扰的天柱山上,便在山脚下设基建寺,谓之“白云寺”。当然,这不过是神话中的传说,却为这座千年古寺蒙上了一层神秘的氛围。

这座始建于唐代的古寺院,寺内清香灶灶;寺外烟雨苍茫,绿竹幽径,草木扶疏,需几人才能合抱的珍稀古树遍布寺庙四周,树冠伸展如同片片青云,与天上的白云相互映衬,使白云寺的风景变得愈加优美、清静。

走过用沙石铺就的寺前敬香之路,仿佛走过千年烛香不断,虔诚信徒跪拜祈福的历史,暮烟轻笼的佛像仿佛灰色的封面,深掩着某个灵异故事。古寺前原有一放生池,每年农历4月初3佛祖诞生日和12月初8佛祖升天日,僧侣们便在这里举行仪式,将平日收养的动物放生,以此修心积善。时过境迁,当年的放生池已不复存在,池水的涟漪也只能存于意会之中。古寺后方,有一口水井,这是白云寺唯一的水源,史料记载:当年白云寺鼎盛时期,寺内300多名僧侣、尼姑都饮用此水,自建寺以来,一直未曾干涸,一年四季都保持同样的水位,且冬暖夏凉,口味甘甜,有祛病健身,美颜之功效,当地人称为“圣水”。时至今日,不少香客仍不远千里,为求“圣水”慕名而来。

在白云寺,还流传着这样一个凄美动人的故事:相传乾隆六下江南,一次途经江西玉山,已是黄昏时分,恰逢瓢泼大雨,乾隆便躲进驿道边的一户农家避雨,见那户人家的女儿虽粗服素装,不施粉黛,长得如出水芙蓉十分俊俏,乾隆很是动心,因不便道明身份,自称是来自京城的商人。少女见乾隆仪表堂堂,器宇轩昂,不由得爱意顿生,俩人虽是初识,却已情根深种,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俩人结为百年之好,缠绵缱绻,极是恩爱。一日,乾隆接到朝中急报,需速回朝。乾隆只得与爱妻婉清挥泪惜别。时隔半年,婉清已有身孕,被族人发现,引起轩然大波,而乾隆却始终不见踪影,婉清自觉无颜见人,便投繯自尽。乾隆回京后,因国事在身,儿女之情只能暂搁一边,一晃已是两年。一日忽然想起远在江西自云的婉清,急忙派人前去寻觅,才知婉清早已为他殉情,令乾隆伤励不已,遂命人建一道观以寄凭悼之情,迫于皇室威严,不便将婉清姓氏写入观名,乃以其所在地名代之,道观落成后,即成今天蜚声中外的京城一景——白云观。

在白云寺,民间还流传着一个与杜牧有关的故事:晚唐诗人杜牧在任江西团练府巡官第二年,即829年的大和三年清明到玉山巡差之际,见玉溪(今名冰溪)河边美丽的杏花村,便诗意大发,挥毫题就《玉溪杏花村作》。闻知境内有座气势恢宏的白云寺,便欣然驱车前往,果见金碧辉煌,名不虚传。欣然题下“远上寒山石径斜,自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山行》脍炙人口的诗文,构成绚丽的艺术之美,也使自云寺此后更是名声大噪。

 

太平,这是一处不起眼、在地图上遍寻不着的地方,却因为一座百年茶庄而闻名。这个地处浙赣边界的小村庄,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自古为浙赣商旅必经之地,曾经有过的那一段历史,随着时光的流失,逐渐被岁月的风尘凝固和尘封,被后人所淡忘。那踩过无数个深深浅浅、逶逶迤迤足迹,印过车马履痕、见过历史沧桑的古驿道、古桥,在时序更替中已不复存在,只能在泛黄的旧志书中去寻觅。临街两旁一溜排开的百年老屋,在风雨的剥蚀中,雕墙难倾其美,画栋难描其秀,让人油然生出无限感慨。唯有位居临街一隅的“百年茶庄”却代代相传,风采依旧,成为浙赣两省毗邻的茶客们闲聊、品茗的好去处,也成为村里一道独有的风景。天刚放亮,三三两两的茶客便不约而同地来到茶庄,茶客们喝茶,动辄一两个小时,既品味着茶香,又品味着生活。一杯清茶在手,杯中游动着的是翠叶碧水,悠悠的清香幻化出青山绿水、碧野芳草、幽谷飞瀑、桃云柳烟等别样的风景,把人引进气象万千的大自然,悠然地享受着没有心事的时光。这里没有酒楼里吆五喝六、猜拳劝酒的噪声,没有牌桌上吞云吐雾、尔虞我诈的浊浪,有的只是弥漫着茶醇的清香,太平盛世的和谐。

淡淡的茶,平静的心。这里人没有贵贱之分,没有长幼之别,一杯清茶在手,清香袅袅,真味无穷,多少话可以慢慢道来,多少情意可以缓缓表白,茶越喝越淡,话却越说越浓。世事的变迁,人间的悲欢,正史还是野史,大道新闻还是乡野轶事,全都成了茶客们永恒的话题,倘若有心稍加收集,绝不亚于《聊斋志异》的故事。

庙会也是太平村的又一景观。太平庙会源于何时,已无从可考。从南宋诗人陆游“太平处处是优场,社日儿童喜欲狂”的题咏推断,太平庙会迄今至少也有800多年。村里的古戏台是每年庙会最热闹的地方,每年中秋时节,村里的演艺班都要在古戏台连演7天,这是每年必演的“年规戏”。演出的剧目大致可以分为庙会戏、节会戏、祠堂戏、喜庆戏。庙会期间,村民们遍邀外地乡戚,备酒备饭招待看戏,整个村子如同过年般热闹。“老茶庄喝新茶国泰民安,古戏台唱今戏风调雨顺”,这是镌刻在村牌楼里的一副楹联,也是太平这个“赣东第一村”独特的民俗文化的生动展示。

岩瑞是一部活着的历史,每一个熟稔的地名背后,牵扯出的是几多情愫和抹不去的记忆,五里洋,这是岩瑞在新农村建设中,精心打造的知青文化的品牌和亮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来自上海、杭州、福州、南昌等大中城市的200多名稚气未脱的知识青年,用燃烧着的青春激情,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感召下,告别繁华的都市、泪眼朦胧的亲人,来到五里洋荒凉的穷乡僻壤创办知青场,把青春年华和聪明才智献给了这片黑土地,用热血和忠诚谱写了可歌可泣的青春之歌,更与勤劳朴实的五里洋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如今,时光虽已逝去近半个世纪,五里洋的人民却无法割舍对当年知青千丝万缕的特殊情感,村民们仍自发地把当年知青在这里创业时建的场部、宿舍修葺一新,知青文化馆里完好地保留着知青们用过的生活用品、劳动工具,读过的书籍、文件,这不只是对当年知青轨迹的追寻,更是对知青文化和知青精神的传承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