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之窗

新闻热线:0793-2352077
您的位置:玉山之窗 主页 > 国际新闻 >

分析人士:特朗普能否成功连任关键因素在经济

玉山之窗 www.yszc.com.c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03 16:52 阅读:

参考消息网7月3日报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6月18日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超大规模竞选集会,正式宣布竞选连任。综观特朗普的连任前景,就目前态势而言,经济是他的最大利好,民意支持率则是短板,连任成功与失败的机会可谓一半对一半。不过,眼下距离美国2020年大选为时尚早,选举形势千变万化,未知和不确定因素众多,现在任何利好都有可能转眼变成利空,反之亦然。

共和党无人能撄其锋

早在2017年1月20日总统就职典礼当天,特朗普就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提交了竞选连任文件,确定连任竞选口号为“保持美国伟大”。就职尚未满月,特朗普就举行了首次竞选连任集会。此后他亦曾数度宣布竞选连任。截至今年6月,他已募集到逾一亿美元连任竞选资金,并且上台迄今获得逾八成共和党选民的坚定支持,党内无人能撄其锋。

截至目前,仅有马萨诸塞州前州长比尔·韦尔德正式宣布要与特朗普争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韦尔德倾向于坚决主张“小政府”,对特朗普一直持公开批评态度,但他自宣布参选后并没有什么动静,没有走访各州,媒体报道寥寥。共和党全国委员会迄今没有安排任何预选辩论。按照惯例,竞选连任的现职总统一般也不会参加。

美国选举分析网站“库克政治报告网”近日预测,特朗普有可能在2020年大选中输掉约500万张普选票,但以多得一张选举人票的优势赢得连任。虽说眼下任何预测都做不得准,但或可立为存照。

连任关键因素在经济

耶鲁大学教授雷·费尔开发的选举结果预测模型被称为“最佳水晶球”之一,因准确预测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而出名。这一预测模型把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和通货膨胀增幅作为最重要的两个经济预测因素,同时把现任总统受欢迎程度作为大选结果的重要决定因素。

多名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能否成功连任,关键在于经济。特朗普上台后,商业投资强劲。美国经济的良好表现,普遍认为是特朗普寻求连任的最大利好。从历史情况看,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只要经济不衰退,现任总统都能成功连任。特朗普本人也一再表示:“我会继续拼经济。”

但问题在于“如果”。经济载舟,亦可覆舟。当前美国经济势头会否延续至大选投票时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号。如美媒所言,影响选民投票决定的与其说是4年来美国经济表现,毋宁说是大选年特别是投票日前的美国经济状况,他们关注“现在的事情比一年前好多少”,而不是比4年前好多少。就此而言,特朗普的表现未必会强于2016年的民主党。

目前,很多经济学家预期美国经济到大选年可能放缓或出现衰退。今年第一季度3.2%的强劲GDP增速难以维系,未来同比就业增长也可能下降。四处点火的关税贸易战如果失控,势将在大选年让选民体会物价上涨带来的疼痛。一旦经济增长转为负面且通胀上升,特朗普的胜面势必缩水。

2015年第一季度,美国GDP同比增长率高达3.8%,但进入大选年,同期增速仅1.6%,大选投票日临近前甚至更低。失业率在2015年初同比迅速下降,但进入大选年后停滞不前。民主党在2016年大选中失利,与经济复苏势头放缓有密切关系。

能否扩大基本盘很重要

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比民主党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少近300万张,但仍能凭借选举人票优势入主白宫。寻求连任的在职总统受欢迎程度,仍是预测大选前景的重要风向标。入主白宫3年多来,尽管美国经济状况为新世纪以来最佳,但特朗普的支持率始终不曾过半。支持率低被认为是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最大短板。

分析人士认为,专注基本盘既是特朗普的制胜之道,也是一个高风险策略。首先,“特朗普选民”不见得始终铁板一块。华盛顿自由派智库凯托学会民意调查主任埃米莉·伊金斯把“特朗普选民”细分为“美国保护主义者”(20%)、“坚定保守派”(31%)、“反精英人士”(19%)、“自由市场人士”(25%)和疏离者(5%)5种类型。她发现这些特朗普选民对减税、移民和贸易等特朗普主要竞选主张看法有分歧,约五分之一特朗普选民2016年支持特朗普更多出于“反精英”“反建制”情结,厌恶“腐败的希拉里”,但对特朗普政府的丑闻缠身同样感到失望。伊金斯认为,“从来没有一个牢不可破的联盟”,特朗普不可能永久锁定其基本盘。

其次,特朗普2016年的胜选,是一场险胜。把他送进白宫的是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3个关键摇摆州的选举结果,而在这3个州,他的优势都很微弱。通过主打移民牌、贸易牌和攻击希拉里的建制派腐败政客形象,特朗普成功争取到许多摇摆州奥巴马选民的支持,其胜选也得力于“铁锈带”白人蓝领的集体焦虑、“另类右翼”的汹涌思潮和种族主义、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因素的组合。但使他在2016年成功的竞选模式,能否成功复制到2020年,目前难言乐观。

不少观察家认为,特朗普当初的“不可预测”,如今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不出所料”。在竞选连任过程中,能否释放新的有效政策信息以维系基本盘,扩大自己的支持面,特别是少数族裔、女性和城郊选民的支持,对其连任前景将有重大影响。

对阵民主党不乏优势

美国总统选举主要在共和、民主两党候选人之间进行。对特朗普来说,虽说共和党内无人能撄其锋,但他能否笑到最后,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究竟谁能冲出民主党预选,成为他连任的对手。

目前已有25人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新近民调显示,特朗普落后于领跑的5名民主党总统竞选人。不过,即便是笑到最后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对阵特朗普也难以稳操胜券。

 

 

对阵民主党,特朗普不乏优势。首先,“现任总统”这一身份本身就意味着某种竞选优势。其次,特别检察官米勒历时两年完成的调查报告,使他摆脱“通俄”嫌疑,卸掉了沉重的政治包袱。再次,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取决于选举人票而不是普选票多寡,摇摆州成为胜负关键。伴随共和党右转,民主党内左转趋势加重,社会分裂倾向加深。这种分裂,某种程度上对特朗普经营关键摇摆州有利。

可以预见的是,在两党极化趋势有增无减的当下,分裂仍将成为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的主调之一。2016年大选给美国和战后国际秩序带来剧烈震荡。美国向何处去,成为包括其欧洲盟友在内的全世界的一个疑虑。2020年美国大选,势将对此提供一些更确切的答案。

(责任编辑:周磊)